韩国娱乐圈地震水有多深电影都拍不出来

2019-03-14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-1 点击:

分享到:

  偷拍、性侵、性招待、性贿赂、暴力斗殴、毒品犯罪....2019年韩国娱乐圈第一瓜有多猛,水有多深,韩国电影都拍不出来。

  “我承认所有罪行,最重要的是对视频中出现的所有女性,对因该事件感到失望和愤怒的所有人下跪谢罪。”

  3月12日凌晨,震动韩国的性丑闻事件主角之一、艺人郑俊英发表了正式道歉信,承认了媒体和网友“目前所讨论的所有相关内容”,并表示会推出所有节目,中断一切演艺活动,一辈子都要反省罪行。

  更早一天,另一位性丑闻主角、BIGBANG乐队领舞胜利(原名:李昇炫)也在个人Instagram发表道歉声明,宣布退出BIGBANG和韩国演艺圈。

  “我是胜利。我想在此时退出演艺圈是对的。造成社会议论,事件影响层面也越来越广,我决定退出演艺圈,诚实接受相关调查,好解开所有疑惑。过去一个月里,我受到国民的指责与厌恶,现在国内所有的搜查机关都正在动员调查我,我甚至被说成“国民逆贼”,但是如果因为我牵连周边其他人,我是无法忍受的。过去10年里我得到许多海内外歌迷的爱护,我在这里真心感谢,为了YG与BIGBANG的名誉,我只能走到这里了,再次跟大家说抱歉,真的对不起,这段时间里也感谢各位了。”(翻译来自联合早报)

  昨天下午5点半 ,郑俊英回国接受调查,抵达仁川机场,立即被人山人海的韩国媒体围堵,彪悍的韩国记者把长枪短炮都怼到郑俊英脸上了,甚至揪头发、扒帽子,无论如何不能饶过他的节奏。

  他打死也想不到,他把自己的手机拿去修理后,修手机的公司看到手机修复后的视频内容,当即向警方报案。

  之后,郑俊英和胜利、崔锺训等人的聊天记录被曝光,由此引发了韩娱圈乃至韩国社会的大地震。

  去年底,BIGBANG成员胜利运营的夜店Burning Sun发了集体暴力事件。

  据韩媒MBC报道,当时路人金某发现夜店理事给某女生下药,准备拖走,而女生抵死不从,金某随即上前阻止,结果被夜店理事和夜店保安围殴暴打。报警后,警方以醉酒闹事拷走了金某。

  之后,金某在网上发文爆料:“上个月在Burning Sun遇到被性骚扰的女子抓着我的肩膀躲起来,我向保全请求帮助,但那些保全看起来像是他的朋友,对我集体殴打施暴。”

  金某上传了脸部流血和到医院就医的照片,并指控警方渎职,非但没有处理打人的夜店工作人员,也没有到夜店内查看情况。

  今年1月底,事情越闹越大,YG娱乐创始人杨贤硕出面回应,声称胜利当时并不在现场,事发是早上6点,胜利凌晨3点就走了。

  胜利后来也在ins否认在现场,但有眼尖的网友发现,艺人孝渊当天在ins发布了她和胜利在夜店里的合照,地点神似Burning Sun。

  今年2月初,Burning Sun前员工更向媒体爆料,指Burning Sun夜店内存在毒品交易,VIP房里抽是“公开的秘密”。

  胜利刚否认完,韩媒Distpatch就打了他的脸,向公众公开了夜店管理层的群组对话,内容涉及、偷拍、迷奸等。

  而Distpatch公布的聊天记录提到,Burning Sun有一套熟练的下药、迷奸、偷拍流程:

  2月底,SBS爆出了猛料:胜利在Burning Sun夜店里给外商安排性服务,即“拉皮条”。

  从聊天记录上可以看到,胜利在群组里吩咐员工好好招待来自台湾的投资者,而相关职员提到了“找女生”、女性身材、带到酒店房等话题。

  搞出这么多事情,开业期间还收到过上百次举报投诉,这家夜店为何依然安然无恙?

  3月10日,首尔警察厅正式对Burning Sun事件立案,将胜利列为“性招待案”嫌疑人。

  3月11日,网友还没缓过气来,SBS曝光了郑俊英和胜利的聊天群,内容更加爆炸,涉及非法偷拍、迷奸、传播非法拍摄的性关系视频,受害女性超过10名。

  从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到,郑俊英曾在群组里表示,他有一次偷拍视频被女生抓住了,“要是这个视频没被抓住,还能装作交往进行x关系呢”。

  言语之间,的确就如他的道歉文章所说,他进行这些偷拍和非常传播时,毫无罪恶感,并且还很得意。

  郑俊英是偷拍惯犯,早在2016年9月,他就因为偷拍与女友的性爱视频,因违反韩国《性暴力罪处罚等特别法》而被警方调查。

  当时艺人Zico在参加MBC综艺节目《Radio Star》时,提到郑俊英有一部“黄金手机”:

  但当警方向郑俊英索要这部手机时,郑俊英称黄金手机坏了、换掉了,警方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。

  之后,郑俊英开了个记者会道歉,消停了三个月后,重回电视圈,像没事儿一样。

  而一名给DISPATCH匿名爆料的人表示,他曾在记者会前与郑俊英通电话。

  据DISPATCH报道,郑俊英在KAKAO里建了数十个聊天群,经常偷拍视频分享到1:1或者1:多人的聊天群中,受害女性包括了艺人志愿生。

  据中时电子报报道,最早报道Burning Sun事件的记者吴赫镇(音译)3月12日在ins上表明身份,他强调说,“我不针对胜利,而是针对财阀和政治圈采访”。

  赫芬顿邮报韩国版报道,议员金武星回应媒体对其女婿的指控:我的女婿是3个子女的父亲,一个诚实生活的普通公民。

  至此,扰攘多月的韩国娱乐圈性丑闻事件,已经变成了牵动韩国朝野的大戏,韩国总理李洛渊甚至国务会议上下令彻查Burning Sun一案。

  3月13日下午4点,首尔警察厅长也在记者座谈会上承诺:“牵涉到警察最高层的不正之风疑惑,警方将动员所有力量进行彻底的调查和监察。不论地位高低,都将彻底根除。”

  暴力犯罪、毒品交易、性和权钱交易、一位对抗权力的孤胆英雄、义愤填膺的公民和记者、风起于青萍之末而撼动体制的剧情,韩国电影里该有的元素都有了。

  然而,如果水这么深,吴赫镇记者能否把这个电影的后半部分爆出来,仍是未知之数。

  Burning Sun一案和郑俊英的偷拍时间,之所以在韩国掀起轩然大波,还有一个更为深远的社会原因——色情偷拍文化。

  在韩国,用隐蔽摄像头偷拍女性制作色情视频的“数码型性暴力”(Digital Sexual crime out,DSO),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。

  严重到,在色情网站上,这一类视频有了一个专属名称——Korean Spycam porn

  严重到,偷拍者已经无孔不入,办公室、学校、地铁、公共厕所、公共淋浴间、酒店、更衣室、出租车、街道上,都可能有他们安置的摄像头。

  2017年,色情偷拍案件从2011年的1300起激增到了6500起,一度达到7600起。

  严重到,韩国政府要组织专门的“女性安心保安官”,由8157名维护人员,每天排查首尔的的有2.554万个公共卫生间,仿佛进行一场排雷战争。

  首尔一家公司的白领职员黄雪吉(音译)告诉《韩国先驱报》记者:“我在地铁、公共厕所以及其他公共场所,总是格外警惕。如果有人偷拍我并上传至互联网,那可就太吓人了!”一名24岁的英语女教师说:“

  。”独立公司CEO 俊淑永说:“我走楼梯时会感觉不那么安全,我会担心有人可能在后面偷窥我。所以每当我上台阶的时候,都会用包包挡在自己身后。”致力于遏制韩国色情偷拍现象的NGO工作者朴素允(Soo-yuen Park)说:

  严重到,韩国总统文在寅也不得不承认,色情偷拍已经成为了韩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(“a part of daily life”)。

  据官方统计,韩国色情偷拍的受害者80%是女校,而从事偷拍的罪犯中,98%是男性,包括大学教师、牧师、乃至警察。

  一位女白领对记者表示,这是色情偷拍文化最可怕的地方:“偷拍的可怕之处正是在于犯罪者可能是各种各样的人,想到搭乘地铁时,旁边那些看起来很体面的人可能正在偷拍自己,就感到可怕。”

  但韩国Exposé杂志的出版人Se-Woong Koo透露,在那些因为色情偷拍而接受审判的案件,多数当事人只是被处以缓刑或罚款,犯罪成本很低。

  韩国警方曾经制造过一张海报,用以宣传反对色情偷拍。但美联社记者Hawon Jung表示,这张海报也反映了警方对色情偷拍的态度不够严肃,把它描述成了一场有趣、可笑的恶作剧。

  郑俊英、胜利也一样,在他们的道歉声明中,他们称自己的行为是“不道德的”,而所谓的“罪行”更多是指道德意义上的“罪”。

  但对受害女性来说,被偷拍成色情视频并传播到网络上,是一场没有尽头的“社会死刑”(social death penalty)。

  据韩国通信委员会透露,过去三年,他们每年都收到超过15000个请求删除偷拍视频的申请,但只有3.7%能够成功删除,而且删除一个视频平均要花费10.9天。

  2016年,在朴素允成立的机构“数字型性犯罪”(Digital Sexual Crime)的推动下,韩国最大的色情网站被捣毁,主事者被抓捕归案,被判入狱四年。

  但朴素允对色情偷拍问题何时能够解决并不乐观,因为整个社会文化对偷拍的认识依然不够严肃,认为偷拍只是色情,带有一点轻浮、暧昧的色彩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五湖四海全讯网_五湖四海红足一世5123_全讯网五湖四海欢迎您 版权所有